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两只银行“妖股”背后:10人300账户操纵“铁霸道”
2018-03-19 13:17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陈圣洁

摘要:股市上演“捉妖记”。

3月14日上午,证监会组织召开稽查执法专场新闻通气会,通报了三起近期查处的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案件,包括一起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两起操纵市场案。

其中,最令人关注的是厦门北八道集团。

证监会稽查总队披露,厦门北八道集团炒作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胜股份3只次新股,筹集资金达数十亿元。由此,证监会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对该集团开出证监会史上最大罚单——罚没款总计约55亿元。

  神秘“操盘手”

据证监会披露,2017年2月到5月期间,北八道集团利用300多个股票账户、100多台电脑、10多位操盘手同时交易,使用巨额杠杆资金,通过操纵次新股包括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胜股份等,累计获利9.45亿元。

对于物流行业的人来说,北八道之名可谓“如雷贯耳”。在铁路货运系统还曾流传着一句话:“北八道、铁霸道”,指的就是这家集团。

公开信息显示,厦门北八道集团全称北八道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93年的民营企业。早在2014年,“北八道”就已是全国最大的民营铁路集装箱运营商,固定资产高达近30亿元,23个集装箱货运站及分公司遍布全国9个省及直辖市。

在采集资料过程中,《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目前有关“北八道”的官方信息并不多。记者打开其集团官网后看到,网页上关于供应产品、采购清单等具体信息均已清空。而记者致电官网上留下的电话,也已暂停服务。

最多被转载的一篇报道是2014年8月新华社旗下的《财经国家周刊》所刊发报道——《铁路货运黑洞:北八道掘金》及《套箱方法论》。该报道调查披露了北八道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占据了铁路集装箱货运庞大市场份额,且涉嫌违法违规行为,包括使用集装箱运煤、利用“套箱”等方法偷逃铁路运费等。

报道指出,北八道物流集团占据了铁路集装箱货运的庞大份额。2006年后,北八道集装箱开始穿行于货运专线和专有货场,运输煤炭。在部分铁路系统有意无意的“配合”下,其攫金之路,竟隐秘或公开地持续了8年之久。

彼时,北八道物流集团的董事长为林庆丰,最大自然人股东是林庆丰之女林玉婷。

不过,如今在明面上,已找不到林庆丰与北八道公司的股权关系。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目前北八道物流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何雪,其出资比例为100%,林庆丰之女林玉婷仅担任北八道的监事一职,而原董事长林庆丰则消失在主要人员名单中。

  银行“妖股”

在此次证监会披露的信息中,去年次新银行股“传说”——江阴银行、张家港行赫然在列。

对此,张家港行3月15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与恶意操纵价的相关人员没有关联关系。

2017年,A股市场持续回暖,次新股板块成为热点主线,而从2016年下半年起相继登陆A股的江阴银行、无锡银行、常熟银行、吴江银行、张家港行等5家农商行,似乎都没有“逃过”被爆炒的命运。其中,张家港行和江阴银行两只银行次新股都有曾经连续涨停的现象,积聚了极高的市场人气。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相关股票在2017年2月均出现了异动。其中,张家港行从2月6日至21日累计上涨135%、江阴银行则在几乎同样的时间内上涨114%。

然而,股价大涨背后,却没有业绩支撑。

张家港行2016年年报显示,2014至2016年,该行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8.14亿元、7.13亿元、6.89亿元,连续3年下滑。张家港行透露,如果其经营环境未能得到改善,业绩存在进一步下滑的风险。

江阴银行2016年年报则显示,江阴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双降,不良贷款率为2.41%,略有上升。

多位分析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相对于大盘银行股、港股银行股的低估值,此前A股上市次新银行股的市盈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这些次新农商行价值被高估,而基本面却无法支撑其高溢价。当时有分析师直言,过山车行情或有可能是游资、中小股东在背后炒作。

  游资为何选择次新银行股?

在业内人士看来,次新股此前由于大股东解禁期的限制,流通盘股少,流通盘小,相同的资金量,相比大盘股,操纵次新股更具可操作性,且相应的涨跌幅都更为剧烈,更容易获利。

以张家港行为例,据了解,2017年2月至4月,北八道通过龙虎榜上经常出现的东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厦门祥福路证券营业部、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厦门仙岳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四季路证券营业部等几个证券营业部,先是在低位大笔资金买入,不断抬高股价。随后从2017年4月张家港行达到历史股价最高点30.5元后,上述几家营业部“不约而同”地高位卖出。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北八道就将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价炒翻一倍。

“其实北八道所采用的方法十分老套。”某私募基金分析师李立新(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只要有钱,通过这种方式,庄家很容易进行股价操纵。

另有私募基金高管王明(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分析称,游资能把这些次新股炒成“妖股”,不仅是因为它的资金量大,很大程度上这些游资还利用了一些市场的特点。“比如,跟风炒新股的心理特点,只要游资的资金量一大,把股价打上去,势必会有很多散户以及其他游资跟进”。

“不专业的越来越难玩了。”王明感慨道,证监会公开对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等次新股的处罚也是给众多普通投资者一个警醒,现在投资更需关注的是风险。

责任编辑:王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