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无锡外卖大战中的骑手们
2018-04-16 14:16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王付娇

摘要:无锡市民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生活的这座拥有650万常住人口(2017年)的江苏省地级市,短时间内成为滴滴和美团的外卖主战场。

4月9日,滴滴外卖正式在无锡上线,靠单日近千万元的补贴迅速拉拢人气,使得美团和饿了么被迫应战。“大战”三天后,滴滴外卖和美团都分别宣称自己日单量第一。随后情况生变,无锡市工商局以涉嫌不正当竞争紧急约谈三家平台。

在这短短三天内,外卖骑手作为“主力部队”,被平台裹挟着加入这场外卖大战,目睹了每天戏剧性变化的竞争态势。他们如何看待外卖大战?无锡战事是否能继续下去?市场一旦回归常态,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滴滴外卖骑手阿义:头三天就像在“捡钱”

在无锡,送外卖的小车已经成为街头一景。随处可见橘色的滴滴外卖和亮橙色的美团外卖骑手三三俩俩聚集在店门口,等待接单。即使到了晚上10点,仍然有滴滴骑手聚集在马路边上,讨论今天的接单情况和未来的计划。

无锡街头随处可见的滴滴小哥。

滴滴外卖骑手阿义是其中一员。他从4月9号下午4点开始接单,跑到晚上8点多下线,一共接了12单。以每单15元的市场价计算,他用4个小时赚了180块钱。

在滴滴外卖官方招聘平台上有两种模式供骑手选择: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即全职和兼职。滴滴以“月入1万”的广告语来吸引其他平台骑手加入。

全职有保底工资1万元,但要求每周在线时间达到48小时。按照一周工作6天计算,每天工作时长为8小时,这显然超过了外卖配送行业早晚高峰累加的时间。

更多人是把兼职当全职做,一直在线,能多接一单是一单。据骑手群里的消息,当天保利广场附近有骑手接了100多单,赚了将近2000块钱。这一数字相当于很多骑手每月三分之一的工资。

三家公司打仗,最开心的要数无锡市民和骑手。“叫外卖比做菜便宜”,首单减掉20元、各种折扣券用下来,一顿饭可能只花费5.8元,一杯奶茶仅为2.6元。一时间各外卖平台爆单,骑手需求量急速上升。

除在to C端补贴外,滴滴和美团也拉高了整个骑手市场的均价:滴滴外卖15块钱起;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也被迫涨至10块。以滴滴外卖公布的33.4万的订单量、平均每单15块的数字估算,仅在骑手端,滴滴外卖一天补贴的金额就达到500万元左右。饿了么更夸张,原先在无锡是4.5元一单,一夜之间涨了近6块。

但滴滴的猛攻也扰乱了正常的市场节奏,高峰期时间都比其他平台长2小时。滴滴外卖的午餐高峰期可以从早上10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根据阿义的描述,最夸张时,一单3公里以内25元,超过3公里还可以涨。“这几乎是在捡钱”。

“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儿,市民买东西便宜,我们也有钱赚。”阿义说。

界面新闻记者入住的酒店前台提醒记者,这两天在无锡叫外卖,如果赶上高峰期一定要选择“超时保”,要不很多单子送不到。之前曾发生过上午订的单下午才送到的情况。在酒店前台的桌子上,时时刻刻堆满了各种外卖盒。

酒店前台堆满的各种外卖盒。

平台大战不仅吸引了周边骑手,也吸引了很多本地人做兼职,同行拉同行、老乡拉老乡。阿义曾亲眼见过一些女性做起了配送工作,专门送快递、只干三天。由于派单主要是以附近的单子为主,新手也敢接单。

不过现在做滴滴骑手也没有那么容易。由于各地的外卖小哥都涌入城内,滴滴的审核开始需要排队。“第一批过审的赚了,”阿义说,“现在申请的都排到7个工作日以后。”

美团外卖骑手孙超:我跑的不是单子 是时间

由于审核趋严,像孙超这样从外地赶来的骑手还是选择了他的老东家——在美团的平台上跑单。

孙超出生于1989年,之前在北京新发地卖过蔬菜,在云南丽江和朋友合开过烧烤店。三年前,他来到杭州开始做外卖。

起初孙超在杭州饿了么旗下的蜂鸟物流做众包业务。虽然外卖挣不了大钱,但孙超觉得能养活全家人就很开心了。“不需要什么本事,关键看你勤不勤快。”

孙超喜欢无拘束的自由感,所以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他都选择了众包物流的方式,自由接单,不受领导的管理。当时杭州站的一个站长曾给过他一单10块钱的价格让他过去干,他好言拒绝了。

饿了么最辉煌的时候,由于表现突出,他半个月就能领到2000元的奖金,一个月拿4000元全奖。后来饿了么蜂鸟物流杭州大区被点我达收购,规则制度改了,孙超被无故罚了几次钱,心有不甘就离职去了美团。

在来无锡之前,孙超和他的朋友们住在杭州西湖区和拱墅区交界的地方。好的时候可以月入1万-2万元。今年腊月由于天气寒冷,单子多骑手少,孙超一直没有回过家,专心赚钱。他最辉煌的成绩是一天110单,当时一单6块到7块不等,一天就赚了900块钱,工作时长从早上持续到晚上8、9点。

孙超认为,送外卖虽是小事儿,但有很多门道。他说自己“跑的是时间,不是单子”。对时间的控制精准度可以用“严苛”来形容,在杭州预计15分钟到的单子,他不会超过16分钟。加上对地形熟悉,感觉是“玩着玩着轻松就把钱赚了。”

听说无锡一天能赚2000元,孙超一下被吸引住了。4月9号看到新闻,他10号就和老乡商量好,花1000元租了一辆面包车,把自己送货的电动车从杭州运到了无锡。

他们一共5人,住人均80一晚的小旅馆,吃着盒饭,希望能来挣点快钱。到4月11日晚上,他们就发现,自己还是迟了一步。

“差一天就很不一样了。9号那天一单就15块,还不管送到哪里、距离多远,10号就掉了一半还多。如果送个1.0多公里的单,价格就降到5.5块了,受不了。”孙超说。

来之前他们曾仔细研究过地图。孙超认为,一定要选市中心单量密集的地方,通常以老火车站为坐标,向周围辐射。而无锡火车站距离市中心不到5公里。

由于身处陌生城市,在无锡送外卖要比杭州累很多。根据孙超的说法,送外卖本身并不累,和在公司干活一样,只是因为不熟悉才会觉得累。在无锡更累的是心。

“每天也就赚个300块-500块,却是累得很。这里毕竟不是我的根据地,没有在杭州干的舒服、踏实。吃住方面倒无所谓,关键是对位置不熟悉,一旦熟悉了来钱就很快。”孙超说,在无锡他1个小时只能送4单,但在杭州,同样时间他可以送12单。孙超非常担心,等他跑熟了,无锡外卖大战的热度也就过去了。

美团外卖按1-5级给骑手分级。做得时间越长、越了解,级别越高拿到的奖金越高。最大的风险是天天在外面跑,又赶时间,难免出现磕磕碰碰。安全和熟悉位置,对一个骑手来说非常重要。

未来滴滴外卖能走多远?

出行公司送外卖并不是新鲜事儿,毕竟连美团也做起了打车。互联网公司的跨界生意越来越多。滴滴也不是第一个尝试做外卖的出行平台。

Uber很早就推出了UberEATS(餐饮)、UberRush(快递)等业务,可以送烧烤、鲜花甚至冰淇淋。与滴滴单独聘用骑手不同,Uber送餐的任务是由Uber的驾驶员来完成,其完成一单服务通常只需要几分钟,可获得5美元酬劳。

2017年10月,据《金融时报》报道,“Uber快速增长的送餐服务在第二季度占公司全球交易额的近十分之一,这意味着该业务2018年有望实现超过30亿美元的销售总额。”参照Uber,滴滴现在虽然需要大量补贴,但它看起来能为这家公司带来可观的估值前景。

长期跑在一线,孙超和阿义对滴滴外卖的前景有自己的见解。

“滴滴在无锡搞得太快了。第一仗必须打响,要不以后在别的城市不好开展,各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套路。滴滴砸了那么多钱肯定要做出声响,把客源稳住,然后就可以扩大到杭州、厦门等其他城市。”孙超说。

但他们更在乎的是各个平台的补贴势头能持续多久。工商总局的约谈让骑手们觉得有点危险,他们也不鼓励其他城市的骑手再蹚这趟浑水。

如果跟着滴滴跑新城市会不会是一个好方案?

孙超认为,真正的跑单高手不会到处换城市乱跑。对他们而言,一个地方就足够了,稳定下来一天也能有500块-600块的收入,总更换城市累神也耗费心力。

“我在熟悉的城市玩一样地把钱赚了,何必在陌生的地方吃苦?很多东西不能光看表面。”明天孙超打算再回杭州看看情况,好的话就不回无锡了。

责任编辑:王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