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人民日报:江苏等地破解融资难为银行放贷“打气”
2018-07-16 17:40 来源:人民网

《人民日报》2018年7月16日17版 版面截图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原题:走进一线探融资(特别报道)

——对九城市59家企业融资成本的调查(上)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出台了一系列实招、硬招。今年,中央政治局会议、国务院常务会议先后就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作出部署。相关政策举措取得了怎样的实效?当前实体经济是否还存在“融资难、融资贵”?企业和金融机构有哪些愿望和期待?近日,本报记者分赴浙江、江苏、辽宁、四川、重庆、北京,调研了9个城市的59家企业,就企业融资现状了解实际情况,倾听一线心声,并与54家金融机构和相关监管部门进行深入交流,探讨对策建议。

——编 者

看趋势——

企业融资成本近年稳中有降,2014年以来银行贷款利率逐年走低,虽然也有不少企业从去年起感觉“借钱变贵了”,但总体上贷款利率仍处历史较低水平

在浙江杭州萧山区经济开发区内,迪安派登洋服公司的“数字工厂”正在高速运转。一条条智能吊挂流水线上,每件衣服的不同需求会精准发送给生产线上的工人,工人根据订单要求挑选出各种款式和颜色的配件,进行缝制。“别小看这套吊挂系统,每个挂钩上都装有芯片,能跟踪记录每件衣服的最新情况。”公司董事长陈乐春告诉记者。

“企业转型不易,当初我们这套系统开发投入要数千万元,前期投入一时难见收益。”陈乐春说。那阵子公司自有资金不够,只能求助于银行。然而转型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不少银行犹豫不决,这时,杭州银行看中了迪安派登服装个人定制的潜在市场,给公司提供了1000万元保证贷款。

如今,迪安派登洋服公司已经转型升级。实现个性化定制后,公司员工数从900人精减到200人,停掉了大规模生产线,经济效益却提高了4—5倍。陈乐春说:“希望更多银行也能像定制服装一样,为不同的企业灵活量身设计更多金融产品。”

近年来,随着一系列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政策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举措落地,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地方政府加大了对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企业融资成本有所下降。以银行贷款为例,调查显示,2014年以来,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利率逐年下降,当前贷款利率仍处于历史较低水平。

“原本以为我们没有抵押物,根本不可能得到银行贷款,没想到银行客户经理主动上门办理,很高效便捷。”嘉兴正丰商标织造公司总经理徐小峰对记者说。今年4月,公司到嘉兴银行海盐百步小微专营支行申请贷款,前后花了不到一周时间,就获得500万元“小微企业专项信用贷款”,利率仅比基准利率上浮10%,还节约了以往抵押评估、担保费等一系列费用,共节约资金成本近30万元。

四川银监局副局长童梦介绍,这几年四川全省贷款利率总体保持下降趋势,各项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从2015年初的7.7%下降到今年3月末的6.17%,同期小微企业贷款成本下降幅度更为明显。

不过,自2017年起,融资成本出现上行苗头。从此次调研的情况看,“借钱开始变贵了”,是不少企业的感受。浙江银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浙江辖内贷款利率自2017年下半年特别是今年以来逐步攀升,一季度,浙江(不含宁波)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公客户贷款平均利率5.52%,较年初上升6个基点。

万得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贷款、发债、信托等几个企业最主要的融资渠道成本同比均出现一定幅度上升,分别上升0.47、2.02、0.81个百分点。

四川川投能源是一家已上市的大型国企,过去在银行眼中是“香饽饽”,往往能得到优惠利率,但目前情况有所变化。公司总会计师刘好介绍,这几年融资成本呈上升趋势,2016年以前从银行贷款的利率为基准利率下浮10%,2017年上半年为基准利率下浮5%,2017年下半年为基准利率,这几年融资成本呈上升趋势。 大企业的发债成本也在上升。今年初,江苏泰州三福重工集团公司开始申报企业债券,用于企业装备生产线精控数字化项目升级,以及海洋工程装备生产线的改造升级。据企业财务人员估算,发行利率最高可能将近8%,较该公司2015年发行的企业债利率提高了1个百分点左右。川投能源近3年发行超短期融资券的成本分别为3.37%、4.71%、4.89%,涨速较快。

其他融资渠道的成本更高。温州市金融办监测显示,今年3月末民间借贷利率是15.29%,比银行平均贷款利率高了近10个百分点。

找症结——

利息之外往往还有各种“隐性成本”,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需抓住关键,拿出实打实的“硬招”

调研中,很多金融机构和企业反映,资金成本变化与社会融资总量、市场资金价格关系密切,正常的市场价格变化是可以理解的。但从实际情况看,企业在利息成本之外,往往还会面临各种“隐性成本”。

找到症结关键,才能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落到实处。除了资金价格外,企业感受最深的是什么?记者了解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比较突出的是两类因素:

一类是担保、保险等各类费用。浙江银监局负责人算了一笔账:企业实际债务成本中,除正常贷款利息支出外,还包含了担保、保险、审计等费用,通常大约推高融资成本1—2个百分点。比如政府性担保公司费率一般不高于1.5%,民营担保公司一般为3%左右,有的还需要提供一定的保证金或反担保措施。

另外一类是转贷成本。不少企业转贷时,不得不求助于民间资金来周转,从而抬升了企业整体融资成本。据工商银行四川分行有关负责人介绍,过去相当一段时间里,“融资贵”主要在于小贷公司、网络借贷、融资性理财产品等新机构新业态的贷款利率较高,抬高了社会整体融资成本。还有企业反映,民间资金“贵”倒在其次,更担心的是,还了的贷款续贷不上,就没法从高额的转贷资金中抽身了。

“降低小微企业的贷款成本,需要采取更多有针对性的结构性措施。”浙江银监局副局长傅平江说,结构性措施包括政府贴息、税收优惠和其他非信贷手段,压降企业贷款的非息成本。比如探索在网上办理抵押登记,降低银行放贷的经营成本,压缩银行的转贷时间;推动各级政府加快建设政策性担保公司和再担保公司,理顺银担合作机制,合理降低担保费率等。

针对企业“痛点”,目前监管部门、地方政府和银行正多管齐下,多层面、多维度破解难题。

为降低各项融资费用,各地监管部门、地方政府合力调动银行信贷投放积极性,为银行放贷“打气”。

在江苏常州,市政府整合设立10亿元中小微企业信用保证基金,为银行机构提供贷款损失补偿,在此基础上要求合作银行和担保机构承诺执行优惠贷款利率和担保费率,贷款利率上浮不超过基准利率的10%,担保费率不超过1.5%,且不另外收取保证金、中间业务费等其他费用。泰州银监分局相关负责人建议,政府部门牵头发展一批经营规范、信誉较好、服务中小制造企业的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降低反担保要求,实行政策性担保费率,缓解中小制造企业担保难题。

“很多客户抛来订单,我想向银行贷款新增设备提升产能,却没有可供抵押的资产。”江阴市高拓精密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贾平对记者说,就在他焦头烂额时,江阴农商银行给公司提供了300万元“资金池”贷款,一下子解了燃眉之急。这个“资金池”,就是银行与地方政府对接,并设立的中小微企业信贷风险补偿资金池项目。通过这一创新,不仅贷款利率优惠,还建立了风险共担机制,优化了贷款审批流程,实现“极速”放款。

为减少企业转贷成本,各地也拿出了不少实打实的“硬招”。

重庆阿泰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轻资产、科技型企业,过去常常为转贷的事头疼。公司董秘黄桂林说:“正当我们为贷款到期而发愁的关口,兴业银行主动向公司提供‘连连贷’贷款产品,实现了无成本续贷产品。这不仅方便了企业资金运用,还帮助我们公司节省了一大笔转贷资金费用。”

近年来,湖州银监分局联手经信委等部门,加快推广正规转贷机构的准入设立和运行管理,引导银行机构与持牌正规转贷机构开展合作,建立银行、转贷机构、企业三方间互信、稳定的长期业务合作模式,降低企业转贷成本。同时推动有条件的银行机构推出无缝续贷产品,在贷款到期前,通过年审等方式进行周转,贷款到期后,无需筹措资金进行还款,减免转贷成本。截至目前,辖内各银行机构共为857家先进制造业企业发放无缝对接贷款28.96亿元,为企业节约贷款周转成本约1765.65万元。

打开门——

融资贵,很大程度上是缘于融资难。提升服务效率,量身打造产品,才能让企业融资更便捷

与融资贵相伴的往往是融资难。调研中,很多企业向记者反映,过去常常觉得银行门槛高,小微企业拿贷款“戏不大”,对于有没有适合自己的金融服务也不了解。

“借钱不容易”。不少受访企业表示,相比明面上融资成本的上升,获取贷款难度大不大,是目前大家更关注的问题。

“中小企业之所以融资贵,很大程度上是缘于融资难。解决融资贵,重点要突破融资难。作为金融机构,要帮助中小企业解决‘因难而贵’,实现‘因易而惠’。”浙商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助理闫仁波认为。

如何让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能有更多机会获得资金?不少银行已做出有益探索。

企业与银行信息不对称,互相不了解,是融资难的重要原因。借力科技手段,提高服务效率,可以有效改变这一状况。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陆向阳说:“在支持中小微企业方面,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有两把刷子:一是靠科技扶持,运用科技手段提升金融服务的质效;二是重心下移,底层培育。客户经理会不定期深入到企业的车间、部门去调研,把企业的大部分生产经营情况都摸清,做全天候的伙伴式银行,自然就能大胆地来支持企业融资,帮助企业发展。”

能不能拿出适合中小企业的金融产品,也很关键。“我们公司去年结束了不能从银行获得低利息贷款的历史!”调研中,重庆宇中山河商贸公司总经理何元义说起公司“尝鲜”的一款金融产品。去年公司在重庆中建西部建设有限公司引导下,与建设银行合作,办理了网络银行供应链“e点通”。这是一种“一平台多核心”的网络银行业务,借此可以为大公司的众多上游供应商提供金融服务。截至今年5月,宇中山河已获得“e点通”贷款14笔,累计贷款金额4960万元,平均融资成本为4.524%。

加强管理让利于企业。辽宁向日葵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在线教育全流程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公司董事长李宏伟坦言,现在贷款额度已经上升到150万元了,公司客户多,用款灵活随机,贷款有时候不会全用上。银行允许企业循环使用这笔贷款,要多少提多少,用多少付多少利息,这大大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虽然循环授信会加大银行的操作成本,但这才是企业真正需要的服务。”招商银行沈阳分行公司客户七部总经理杜国鑫说。

《人民日报》2018年7月16日17版

责任编辑:木十

(原标题:人民日报:江苏等地破解融资难为银行放贷“打气”)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