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日本静嘉堂:三菱岩崎家族的绝世收藏
2020-06-30 10:11

摘要:日本静嘉堂由岩崎弥之助(1851–1908,第二任三菱公司总裁)和岩崎小弥太(1879-1945,第四任三菱公司总裁)父子创办。其馆藏目前包括约200,000册珍本图书(120,000册中文图书,80,000册日文图书)和6500件东亚古代艺术品。岩崎弥之助三菱财团与岩崎家族岩崎弥太郎(1835~1…

日本静嘉堂由岩崎弥之助(1851–1908,第二任三菱公司总裁)和岩崎小弥太(1879-1945,第四任三菱公司总裁)父子创办。其馆藏目前包括约200,000 册珍本图书(120,000 册中文图书,80,000 册日文图书)和6500 件东亚古代艺术品。

xqAkM2IiybonlzVp3dHR9Em2no1WAcOzaN7ew5YA.jpg

岩崎弥之助

三菱财团与岩崎家族

岩崎弥太郎(1835~1885)七代以前的祖先,经过多年苦心经营,买下乡士(乡居的武士)的地位,使得岩崎家脱离了平民之籍,但后来却家道中落,弥太郎的祖父因为贫困不得不把乡土地位卖掉,岩崎家从此便被排斥于正规武士之外,成为地下浪人。

1835年12月11日,岩崎弥太郎出生于土佐国(现高知县)安艺郡井口村。其母岩崎美和颇富远见,即使家境极为困难,也坚持让孩子四处求学。21岁时,弥太郎为救父亲而锒铛入狱,被关了一年。出狱后,又被迫隐居生活。

一天,弥太郎与弟弟弥之助在安芝河钓鱼。看着滔滔的河水,他说:“这河面真宽阔啊!”弥之助说:“洪水涨时,如果没有宽阔的河面,就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弥太郎此时突发奇想:要是能在河岸筑堤,拦河造田,那不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吗?当时,他在朋友的帮助下,已重新获得了曾被祖父卖掉的乡士身份,因而,当他以最快的速度向本藩的郡公所提出拦河造田的申请方案时,很快就被批准了。1864年,拦河造田大功告成。当年,他的粮、棉都获得了丰收。从此,河边几百公亩的田产给弥太郎带来了丰厚的收入,甚至给他带来仕途好运:弥太郎因造田有功,被任命为高知城奉行所的下级官员。再后来,弥太郎又被任命为长崎“土佐商会”的负责人。

1871年7月,明治政府废藩置县,弥太郎以4万两银子将大阪“九十九商会”夕颜、鹤两艘船买下,船上的标志与今天的三菱标志是一样的。1873年3月,商会正式改名为“三菱商会”。借助日本出兵台湾的机会和西南战争,三菱迅速发展为日本首屈一指的海运企业。但岩崎弥太郎由于饮酒过量,再加上操劳过度,于1885年2月7日患胃癌去世,享年仅有50岁。

XmIfU5d9nL9f3ZcTBSlfUJ2ZAxAG9AUNyAfANZuQ.jpg

安艺市的岩崎弥太郎雕像

因弥太郎长子岩崎久弥(1865~1955)尚在年幼,于是,以所谓"暂时接替"的形式,弟弟岩崎弥之助接任三菱的总裁。弥之助曾受哥哥资助到美国留学,思想先进。弥之助当上社长之初,三菱商会正处于政府打压之中,处境艰难。弥之助大胆地决定将自己的船运公司(三菱商会的主体)与共同运输公司合并,成立日本邮船公司,并巧妙地使这个新公司的控制权从敌手逐步转换到三菱一系的人手里。弥之助随后以原附属三菱的煤矿业、铜矿业、造船业等为基础组建了三菱社,推动新公司多元化发展,使原为“海上王国”的旧三菱转为“陆上王国”的新三菱,并使之成为庞大的企业联盟。

1893年12月,年仅42岁的弥之助辞去三菱社长之职。他将岩崎家在三菱中所拥有的权益, 全数归为久弥所有,并以弥太郎家为本家,弥之助自己这一家为分支,分支所得只有本家的四分之一以下。颇有周公之风。

岩崎久弥也非常能干,不过他到1916年7月就宣布辞职不干了,转而交由其堂弟即弥之助长子小弥太接任第四任社长。小弥太带领三菱成为日本六大财阀之一。到了1945年日本战败,盟军接管日本,三菱财阀被迫解散,小弥太也于当年去世。

aUFb0G9KHjNH1jQzQ1NNaqrthNZXzIP8uiCGKFNz.jpg

岩崎小弥太(站立者)与岩崎久弥

岩崎弥之助的收藏

从1870年开始的三十年间,锐意“脱亚入欧”的明治政府推行一系列“废佛毁释”政令,许多佛教大寺院被占为神社,寺内文物被豪取强夺。在这场文化浩劫之中,就连奈良法隆寺这样显赫的大佛寺,也要采用主动上缴寺内宝物献给天皇(即今日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法隆寺宝物馆所藏),以求躲过一劫。另一方面,失去了社会身份地位的大名家、武士家为解生活之困,也在不断地低价抛售旧藏。可以说,那三十年间,日本传统古物的多舛命运,类似中国历代动乱时期。在当时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明治社会,洋风洋物更受本国收藏家喜爱,反而欧美人士甚至中国学者涌至日本搜集文物,当时赴日的黄遵宪、缪荃孙、杨守敬等就收集了许多善本秘籍回流中国。

岩崎弥之助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一向“尚古”。他对东洋文化有着特殊的感情,立愿“东洋之物,留于东洋”,以“寻访东洋名物”为自己的社会责任。从收集美术品、日汉古典书籍,到建筑、园林、园艺等,其爱好可谓不可胜数。

f0IL0tNQH4E9sq69gMWsH53ECMTGj38jroC1llZI.jpg

弥之助收藏的日本“国宝”,鎌仓时代的手搔太刀,铭文“包永”。

开始的时候,他更执著于购入名刀名剑。明治十年(1877年)政府颁发《废刀令》,明令除穿大礼服者(主要为皇室成员)、军人警察之外,其他人士禁止带刀。一夜之间,无数武士世家被迫抛售祖上名刀。少年时即已喜欢把玩刀剑的弥之助,不忍眼见这些往日武士身家性命之所系的名物流散四方,遂将大部分薪水投入到刀剑收藏中。“三菱会社的二把手在搜集刀剑”的消息很快传遍日本列岛,前来献宝的古董商人一时间云集门前,如今名列日本“国宝”的手搔太刀包永、国家重要文物的古备前高纲太刀等一批刀剑,就是那几年所得。

弥之助也素好茶道。1885年1月,整个三菱会社正在被政府施压而焦头烂额之时,一向恭顺的弥之助却要求其兄提前支付全年津贴,原来是急欲购入日本茶道的圣品——付藻茄子、松本茄子。这是中国南宋时期流转东瀛的茶入,辗转足利义满、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千利休、德川家康等历代名人之手,身影总是出现于历朝历代的《茶会记》文字中。无数茶人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得窥此二圣品之真容。若不是明治政府废藩置县,吃惯了铁杆子庄稼的大名与武士在一夜之间失去土地和俸禄,只能逐渐变卖祖上名物来拯救生活的窘状,这两个圣品茶入,是断断不会沦落到待价而沽境地的。

JkekExUQ7tAix3X8Xws7xRy5E61QE721ws3Fxo0u.jpg

日本茶道的圣品——南宋茶入茄子。岩崎弥之助花费全年的薪水购入。

最后让弥之助说服兄长购入茶道圣品的强大理由,却是名物的讨彩“好意头”。付藻茄子、松本茄子又被称为“作物”或“九十九”(皆音为つくも),与三菱的前身“九十九(つくも)商会”正好同音——好马配好鞍,立志全日本第一的三菱会社,自然应该拥有天下一品的名物茶入。

弥之助执掌财团大权之后,收藏茶物的雄心愈发壮大,1888年,他从仙台藩的藩主伊达家那里购入一套曾被宗师千利休过手的十件茶室道具,当然,价格又是外人所不知的天价。

惊天之变——皕宋楼的一揽子买卖

1893年,弥之助最敬重的恩师重野安绎,从东京帝国大学退休,隐居东京郊外,全力编纂国史。为了“直接援助恩师之修史事业”,弥之助在东京神田设立静嘉堂文库,开始进入古籍收藏界。当时日本古书商人皆知,如有完整的私人藏书希望完璧售出,找静嘉堂准没错,因为弥之助定下静嘉堂宗旨是“把握旧藏者藏书之全体像”。中村正直的1万5千册旧藏,竹添光鸿的8千册古书……1894年至1905年的十一年间,几乎当时日本辞世的藏书家之全部旧藏,尽收入静嘉堂库中。

因此,1905年,当日本驻苏州领事白须直将清末四大藏书家的湖州陆氏意欲出售陆心源皕宋楼(详情参阅:大收藏家356期:陆心源,25万卷藏书私流东瀛,一片伤心画不成)、十万卷楼等藏书的消息告知静嘉堂文库时,正在静嘉堂文库任库员的汉籍目录学者岛田翰遂极力鼓动岩崎弥之助全数收购,但弥之助对陆树藩开出的50万元天价颇为踌躇。次年,岛田翰即数登陆氏“皕宋楼”,悉发其藏本而读之。岛田氏在后来的《皕宋楼藏书源流考》中,详细记述了他当时的观察与感受的心态:“……读之太息……必欲致之我邦。”

CNIkCSm3KU8qRVy0bVS5dEwKO46YdlqE3uDI0Npq.jpg

皕宋楼藏本——南宋刊本《周礼》,现为静嘉堂收藏。右上的人像藏书印为皕宋楼主人——陆心源45岁时的藏书印。

先前,陆树藩谨遵家藏图书“切勿散佚”的家训,多方联系国内藏家,打算集中出售和转赠,竟无愿意接受之合适单位;后又希望在保持藏书完整性的前提下悉数折价售与国内藏家,商务印书馆创办人之一张元济(详情参阅:大收藏家429期:张元济,中国出版界传奇人物的收藏故事)等文化人亦多次建议政府和文化机构将陆氏藏书买下,然而两年间,因售价太高,国内竟无一购书意向。陆树藩当时认为,与其逐渐拆分择精售出、忍见藏书在自己手上一散再散,不如集中售与日本藏家,至少保证了旧藏的完整性,就是不违先人遗训。

1907年3月28日,担任静嘉堂文库长的重野安绎出访欧洲途中,停泊上海,与陆树藩会谈,订立协议,静嘉堂以十万清朝银元(约12万日本元)全部买下陆氏藏书约44,000册。是年6月,三菱海运的一艘轮船把这4万多册中国古书运至东京。但出资的岩崎弥之助还来不及细览这些泊来珍籍,就在第二年(1908年)3月去世,享年58岁。

收购陆氏藏书之前,静嘉堂库藏只有30000余卷,皕宋楼宋元旧刻220多种的入库,使静嘉堂一夜崛起,成为举世皆知的大藏书楼。该文库后将陆心源旧藏编成《静嘉堂秘籍志》(1917),另编有《静嘉堂文库汉籍分类目录》(1930)及其《续篇》(1951)等。后来出版的日本《静嘉堂文库宋元版图录》载明,该楼收藏的宋元旧刻总量中,皕宋楼宋版占88%,元版占81%。1992年,静嘉堂正式公布库藏中文图书12万册,日文书八万册,其中陆心源遗书占其中汉刻本总量的36%,是其全部藏书量的20%。

小弥太的收藏

静嘉堂的收藏由小弥太进一步扩充。与弥之助的收藏涉及绘画、雕刻、书迹、漆艺、茶具、刀剑等广泛领域相比,小弥太的特点是系统地收集中国陶瓷。

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有东洋古代美术品约6500件。其中,中国陶瓷多达1000件,可谓日本屈指可数的收藏者之一。这里介绍最为知名的两件。

静嘉堂藏曜变天目

SOwDIebk6GRHphNDuQPptJM4XG8r6S28oQ5VT0Lz.jpg

日本静嘉堂文库所藏曜变盏

曜变天目茶碗是南宋时期福建建阳窑出品的一种黑釉建盏。曜变建盏是建盏的经典釉色之一,也是其中较为名贵的釉色之一,虽说在宋朝时不如兔毫、油滴出名,但在今日却是实打实的珍贵。在日本,“曜变天目”深受历代公卿贵族的追捧,这种茶碗有着独特的斑纹,放射着令人炫目的光彩。传世完整的曜变盏在世上仅存三件,如今都保存在日本,每件都被认定为日本的国宝。一在大阪藤田美术馆,一在京都大德寺龙光院,另外一件就在静嘉堂,日本人便用“碗中宇宙”一词来对该碗进行赞美性地描绘。

对照文献的记载,它应该就是十五世纪幕府将军足利家族收藏的曜变天目。到了江户时期,它成为新的幕府将军德川家族的著名收藏。到了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时,他的乳母患病,他把汤药盛入曜变天目茶碗前去探望,从此,一直到明治时期,这只曜变天目茶碗都保存在乳母的后人稻叶家族手里。所以它也叫“稻叶天目”。

1918年,横滨的生丝贸易商小野斥资16.7万日元从稻叶家族买进了曜变天目。当时的1日元,相当于现在的5000~10000日元,那么当时这只曜变天目的价格相当于今天的8~16亿日元。1934年,小野又将这只曜变天目转手卖给了岩崎小弥太,价格不详。

曜变天目多年来一直为所有者玩赏和使用。但岩崎小弥太生前却从未使用过,他认为这只碗堪称天下名器,自己不配使用,只能观赏,他以此来表达对这件稀世珍宝的敬意。

mq4FRSXjZaQLV8Jm3Vtt7FyJ3dqiINqBq5u3aE7L.png

南宋官窑青瓷鼎形香炉

这件南宋官窑青瓷香炉应该本为清朝宫廷藏品,并且是极其理想、极其高超水平的官窑青瓷。该香炉由位于东京日本桥的古美术店“壶中居”的主任广田松繁(号不孤斋)带入日本,其传记《走过的路》中详细记载了该炉的传入经过。

该炉原为北京叶先生所有,入手的价格为一百银元,当时他打算把手头藏品一并运到美国销售,所以全已打包完毕。广田听古玩店李氏一说后,当即驱车前去拜访叶先生,恳求一见,见后为之一惊,询其价格再三,叶先生并不准备卖,最后经不住广田纠缠,遂狮子大开口要价2万银元。不想广田一口答应,只是他要花点时间凑齐款项。一周后,广田钱已凑够,遂取走此物。

广田带着这两件作品离开北京,返回日本,拿给西山看,西山大加赞赏。二人旋即带着这两件作品前往岩崎家。小弥太仔细观看了许久,发出感慨,“果然较之砧(日本人称南宋至元代龙泉窑为砧手)香炉更为珍贵,是绝世佳品啊!很好,我收下了,你们辛苦了。疲惫了吧,回去好好休息吧”,说了很多慰劳的话。广田他们也没有问价格,两人就这样回去了,到家之后,岩崎秘书打电话来让其去取钱。于是,广田与西山认真商量过后,决定略微提高价格,于是写了份三万日元的收条交递过去,结果迅速的收到了现金付款。

之后从其秘书处得知,岩崎小弥太可以说宁可豁出性命也想得到这件宝贝,所以是抱着开价即买的心态。(按照昭和时期的汇率换成今天的货币价值,当时的1日元大约相当于现在的5000~10000日元。其今日的价值预计在1亿5日元至3亿日元之间,以现在的汇率换成人民币,大概约是1200~2400万人民币。)

静嘉堂文库

弥之助生前极为推崇美国钢铁大王卡耐基"The Gospel of Wealth"一书,亲自为此书日文版《富の福音》作序,提倡卡耐基代表的所谓“自由慈善主义”(Liberal Philanthropy):掌握社会剩余财富的富人必须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所拥有的财富为了社会的利益而散尽。

弥之助的生前遗愿是将所藏悉数捐给静嘉堂。故在1910年,长男小弥太遵照父亲遗愿,在东京郊外的北多摩郡建造了灵庙作为“纳骨堂”(骨灰冢),同时在旧岩崎邸宅盖造日本首个钢筋水泥书库,以收藏静嘉堂文物。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导致东京城中的岩崎家建筑受害惨重,小弥太决定将父亲的古物都转移到郊外,翌年于灵庙之旁加盖了静嘉堂文库的洋馆建筑,这一次转移,恰好躲过了20年后的东京大空袭,实为文物之万幸。

《诗•大雅•既醉》描写上古祭仪有一名句:“其告维何,笾豆静嘉”,静嘉堂之名来自于此,意为古书古瓷等名物就像笾豆之类的供物,絜清洁美,奉纳于祖宗的灵前。静嘉堂是弥之助生前就用的堂号,表达其崇古、敬祖之意。有人认为享受静嘉堂名物奉纳的主人就是弥之助,实乃大谬。

TULeYwvDIRWKU6SIHzAy6wYrEvD9jr8sEa3jlABA.jpg

岩崎弥之助灵庙之旁的静嘉堂文库

静嘉堂的20万册古籍,除了一本19世纪日本《名刀源秘录》之外,全部图书皆未见弥之助的个人藏书印。书过留印,每一部古书无不留下历代拥有它的主人的私章,这是中国古往今来私家藏书的习惯。岩崎弥之助在所有古书上不曾留下任何一个私章、身后又将全部收藏捐出,可见其走出私家收藏的旧时代、将静嘉堂收藏事业当作公共慈善事业来经营的立意。

受弥之助影响,他这一支的家族成员在过世之后,生前蒐集的收藏品都会寄赠给静嘉堂。静嘉堂的“岩崎家”印迹,在弥之助身后三十年间渐渐淡化,1924年静嘉堂文库开始向全社会公开藏书阅览,1940年登记为财团法人,成为面向社会公开的独立法人代表。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财团被勒令解散,静嘉堂文库被充作国有财产,划归国立国会图书馆。1970年,静嘉堂文库又复归三菱财团经营。

静嘉堂约为20万册 (汉籍12万、日本古籍8万),另有6000多件中国、日本的古代美术作品。其中珍藏被指定为日本国宝的有元朝赵孟頫和中峰明本尺牍一帖等;被指定为重点保护文物的有宋版《周礼》残本(蜀大字本)2册、宋版《说文解字》8册、宋版《汉书》(湖北提拳茶盐司刊本)40册、宋版《唐书》90册、宋版《外台秘要方》42册、宋版《李太白文集》12册等。馆藏汉籍中还有元版《东京梦华录》、清抄《广雅疏义》等。

时至今日,静嘉堂在财政上由三菱财团支持,但却是公益法人性质,藏书面向全世界开放。中国的学者或普通访客只要提前申请预约,都可以在东京郊外的桃源之处,亲眼觐见百年前渡航而来的宋元古书。

责任编辑:张茜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