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排队逾三年IPO梦碎 米哈游“崩坏”
2020-09-14 18:56 来源:bbtnews.com.cn 作者:刘凤茹

摘要:凭着崩坏系列游戏而被众人熟知的上海米哈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米哈游”),IPO最终“崩坏”。证监会最新披露的IPO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米哈游在列。

凭着崩坏系列游戏而被众人熟知的上海米哈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哈游”),IPO最终“崩坏”。证监会最新披露的IPO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米哈游在列。这也意味着排队逾三年的时间,米哈游上市计划梦碎。而冲击IPO的过程中,米哈游也因对单一IP依赖等情形饱受诟病。

IPO之路止步

排队三年多,米哈游IPO计划“流产”。据证监会官网最新披露的消息显示,米哈游IPO已经变更为终止状态。

招股书显示,米哈游是一家以动画、漫画、游戏和小说等产品为载体,深耕二次元文化的互联网文化企业。米哈游的主营业务是基于原创IP开发和运营游戏、漫画、动画和轻小说等互联网文化产品,各类型产品的人物角色、世界观体系和故事主线相互统一。公司通过互联网进行信息传播,在二次元文化下搭建了一条以优质IP为核心的文化产业链。

据悉,2012年2月,靳志成在校期间与蔡浩宇、刘伟、罗宇皓三名股东共同设立米哈游有限(系米哈游前身),彼时米哈游有限注册资本为10万元。同年3月,出于对个人发展稳定性的考虑,靳志成选择退出公司,并将其股权转让给刘伟、罗宇皓。

成立短短几年的时间,米哈游可谓发展迅速。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米哈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1.03亿元、1.75亿元、4.24亿元、5.88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6563.84万元、12726.57万元、27264.86万元、44703.18万元。

业绩快速发展的同时,蔡浩宇、刘伟、罗宇皓作为米哈游的创始人,也有了对资本渴求的野心。

据证监会官网显示,在公司成立5年的时间点上,即2017年2月,米哈游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报材料。2018年1月,米哈游收到证监会的首发反馈意见。自成立之后,米哈游也进行过多次增资,在为其上市铺路。

遗憾的是,排队三年多后,米哈游的IPO之路以终止收场。

对于公司IPO终止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米哈游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又向米哈游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事实上,近几年,游戏行业公司通过IPO实现上市的案例并不多。同作为游戏公司,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曾于2017年被否。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游戏资产IPO难,一方面在于政策本身不太鼓励该行业上市,另一方面在于游戏行业本身持续盈利能力被质疑。

对崩坏单一IP存依赖

在米哈游IPO过程中,对单一IP依赖的情形备受关注。

据招股书显示,米哈游的主要产品为基于“崩坏”IP下创作出的游戏、漫画、动画、轻小说及动漫周边产品,其中游戏为公司报告期内主要的收入及利润来源。

2012年10月,米哈游推出了移动游戏《崩坏学园》,该款射击类单机游戏是公司基于“崩坏”IP开发出的第一款产品。收入情况来看,米哈游《崩坏学园》这款产品在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的收入分别约29.99万元、8.19万元、4.44万元、1.39万元。足以可见,在推出两年后,《崩坏学园》吸金能力明显大幅减弱。

在《崩坏学园》的基础上,2014年1月米哈游上线《崩坏学园2》。据招股书,《崩坏学园2》在报告期内是米哈游收入及利润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崩坏学园2》的收入分别为9488.39万元、17139.02万元、26656.06万元和9044.48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9.53%、99.27%、62.86%和15.38%。

经计算,2017年上半年,米哈游《崩坏学园2》的产品收入仅占到2016年全年收入的33.93%。“2017年1-6月《崩坏学园2》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为2016年9月公司推出《崩坏3》”,米哈游在招股书中表示。

据米哈游介绍,《崩坏3》是公司2016年9月推出的一款3D动作类移动游戏。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崩坏3》的收入金额分别为0元、0元、15516.39万元和49626.1万元。2017年上半年,《崩坏3》收入占到米哈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在84.41%,成为米哈游的重要收入来源。

不过,仅仅依靠一个二次元IP,米哈游业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令人担忧。在首发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就曾对米哈游提出“发行人仅有单一IP及一款主要游戏是否具有行业普遍性,该等情形对发行人未来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崩坏学园2》、《崩坏3》的生命周期,未来是否存在收入持续下降的风险”的疑问。

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若公司无法持续对《崩坏学园2》和《崩坏3》的内容与玩法进行升级从而保持游戏的竞争力,竞争产品将可能分流核心玩家,进而影响公司产品的持续盈利能力。

“国内现有游戏产业呈现出两超多强局面,腾讯、网易是霸主公司,在游戏研发,渠道推广等方面都有涉及。而中小游戏公司可能短期内有爆款游戏诞生,但与大厂相比,研发实力,资本情况都颇有不及,难以继续复制”,刘迪寰如是表示。

实控人认定曾被关注

招股书显示,蔡浩宇、刘伟和罗宇皓系上海交通大学的同学。但同作为创始人股东,米哈游实际控制人认定问题也曾被重点关注。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蔡浩宇直接持有米哈游股份13530万股股份,并持有公司股东上海律者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律者文化”)85.07%出资额且为律者文化的普通合伙人,从而控制米哈游15298.63万股股份,合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1.72%。刘伟直接持有米哈游20.34%的股份,刘伟作为上海考弥克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额90.97%的合伙人,其通过上海考弥克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米哈游2.66%的股份。罗宇皓则直接持有米哈游19.26%的股份,罗宇皓持有上海符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88.56%的出资额,上海符华文化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米哈游2.52%的股份。

通过上述持股比例计算,刘伟、罗宇皓各自持有米哈游23%、21.78%的股份。首发反馈意见中,证监会曾要求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核查米哈游创始人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协议或其他协议安排,未将刘伟、罗宇皓认定为共同控制人的理由,招股说明书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认定是否准确合理。还要求米哈游结合主要股东股权比例、公司董事会成员构成和管理层在公司日常经营决策中的作用,分析说明蔡浩宇是否能实际控制公司,其实际控制权是否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申报IPO的过程中,米哈游还存在大手笔分红的情形。根据米哈游2017年5月15日的股东大会决议,公司分配现金股利8000万元。米哈游2017年9月11日的股东大会决议,公司分配现金股利8000万元。

而在2015年,米哈游进行过两次利润分配,彼时该公司两次合计分配的现金股利为5200万元。2016年米哈游同样进行过两次分红,分红数额合计为5000万元。

责任编辑:霍玟冰

(原标题:排队逾三年IPO梦碎 米哈游“崩坏”)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