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虹墙画廊推出黄戈油画展 展现当代生活中的秩序感
2020-10-09 11:11

摘要:黄戈个展“吞噬”现场,北京虹墙画廊(雅昌艺术网讯)2020年9月26日,北京虹墙画廊推出了艺术家黄戈个展“吞噬”,展出了其近期创作的非常具有特色的油画作品。黄戈个展“吞噬”现场,北京虹墙画廊黄戈近年的作品,主要采取二联画或三联画的形式,表现同一场地不同的时间节点,比如医院,第一幅有人在等待,第二幅医…

KmHKl5B0RluwRhELP0KBMSBpOCh1nMPgpT6UNyTM.jpg

黄戈个展“吞噬”现场,北京虹墙画廊

(雅昌艺术网讯)2020年9月26日,北京虹墙画廊推出了艺术家黄戈个展“吞噬”,展出了其近期创作的非常具有特色的油画作品。

aG6n7MiSZwCRPWpD4srahfyGBxTY41imXM9O5NJu.jpg

黄戈个展“吞噬”现场,北京虹墙画廊

黄戈近年的作品,主要采取二联画或三联画的形式,表现同一场地不同的时间节点,比如医院,第一幅有人在等待,第二幅医护人员出现,第三幅无人,只剩下空空荡荡的医院。黄戈表现的不是时间,也不是某一件具体事情的不同场面,他只是平静而且含蓄地描绘场景的变更,以及场景的变换所引起的心理情绪。

0yrp3EwjALst4E2iH9Wyok2DgdEWFO1osav0CQ6q.jpg

黄戈个展“吞噬”现场,北京虹墙画廊

尽管黄戈提取的空间场景,都是他居住或行动周边经常造访的地点,但黄戈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位局限于小情小调的画家,他很少表现纯粹私密化的景观,而是选取私人化与社会化、个体生活与公共往来交织的场所,比如火车车厢、大剧院、地铁站等。黄戈描绘它们的外观立面、内部结构、功能属性、人群活动,其中含有微妙的宿命感,不仅体现于画中人的存在与消失,也包括场地自身由于人的曾经存在与消失所引发的荒谬。

INZAjvlSlUQgLM71JBzUDEHHcx8hiFZIWFhNjCfg.jpg

黄戈/Huang Ge 0316-3306999—①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80×100cm 2020

Bkh1m2sSv2QebvHgZOdjq2E8Z4VGqgRk4HBpheRY.jpg

黄戈/Huang Ge 0316-3306999—②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60×80cm 2020

yz0IxIRHN0s5UYCCeC9YH48lxCvCUhtozbVswFv0.jpg

黄戈/Huang Ge 010-81583000—③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45×70cm 2019

时间流变的因素在黄戈近年的画作里,是显著的,但不是核心。众所周知,绘画自身具有不可避免的静止特性,既是优势,也是劣势。劣势方面,体现为它不能完全适应快速变化的当今世界和海量的图像传播;优势方面,它不同于电影,绘画能够让迅疾变更的场景停住,以便观众的凝视,电影往往按照既定的时间步伐播映,在影院里观众没有仔细观看已过去场景的机会,如同在中国快进式的社会节奏当中,人们也没有驻足的时间。黄戈采取的绘画方式,是刻意让不同的场景停留,以便我们自己设定速度,在画家绘制的场景中来回进出。黄戈想停住的、想抓住的,看上去是眼前的时刻,作家米兰·昆德拉曾经感叹:“看上去好像没有比现在时刻更明显、更可感知、更可触及的东西了。其实,我们根本无法抓住现在时刻。生活的所有悲哀就在这一点上。就在那么一秒钟内,我们的视觉、听觉以及嗅觉(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记录下一大堆事件,同时有一连串的感觉与想法穿过我们的脑子。每一个瞬间都是一个小小的世界,在接下来的瞬间马上就被遗忘了。”如果简练一点,归纳一下他的意思是:生活中所有的悲哀就在于我们无法抓在现在时刻。这一判断可能过于诗意化了,中国当代太多的悲哀,不仅只是在于无法抓住现在时刻,而是有太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令人悲哀。

Ng9luwkpRhmo6PviNYTQM7GCiQaGlRUElJ27VJ5h.jpg

黄戈/Huang Ge 大剧院首幕/The first act of the Grand Theatre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20×150cm 2018

2018年“大剧院”三联画,包含首幕、中幕、尾幕。首幕:舞台上放置全部演奏器材;中幕:舞台上余下一张孤零零的座椅;尾幕:空无一人,仅剩场景。随着事件活动的展开,人总会存在、流变、消失,物件或场景或许能更持久地存在,但仍旧终将不免朽败。人的流变其实不难理解,物件或场景由于人的存在与消失所形成的荒谬感,才是更加细微的部分。黄戈近年采取的绘画方法也不是他独创,其他艺术家采取过类似的画面处理手段,但对他来说,揭示现实问题的重要性要大过手法和方式独创的重要性。当下场景的重要性,正如法国哲学家让—克洛德·米尔纳所言,它能引发我们对时代的愤怒激情:愤怒是这个世界上最普遍的东西。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人会觉得应该体会到比当下更盛的愤怒,然而,愤怒永远是局部的,因此也就是有选择的,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想象力来衡量愤怒的理由和程度,并且,愤怒是与当下情景相关的,激起愤怒却不说明时间和地点,只能算作布道;激起愤怒,同时指明时间和地点,则是一种筛选。黄戈保持着对时代的愤怒激情,他对时间和地点的明确化,就是一种筛选。

zQ2DeeQD3x0dM69r8bRUvucU6LFvzVRVxUAEWrB3.jpg

黄戈/Huang Ge 大剧院中幕/Middle curtain of Grand Theatre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20×150cm 2018

2019年他创作的二联画《街口卯时》、《街口酉时》,同一处街口,卯时无人,酉时出现两个行人;《玉桥中路124号》,三联画:第一张画两个电梯关闭,空无一人;第二张画两个电梯有人进出;第三张画又空无一人,但其中一个电梯开着门,留下行人活动的痕迹,不同于第一张完全没有人的活动。在全球当代艺术发展的趋势中,对社会环境的表现远远超过或从数量上多于对自然环境的表现,虽然现在“艺术乡建”等活动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和贡献了对自然的更多关注,但在城市里工作的艺术家还是更倾向于通过对社会环境的描绘来表达他们的感受和观念。为了暗示和揭示各类功能性的建筑机构对人群活动的相互影响,黄戈没有采用写实的表象手法,他坚持本质化的、结构式的、块面式的视觉归纳方式,将建筑或场景加以概括和简化,形成诸多有意味的景象结构。

黄戈的上一次展览——2015年的个展,我提出主题“仿真景观”,“仿真”不是对现实场所的再现,而是与现实极其相似的替代景观,黄戈2015年前后的画作创造的场景或景观具有“仿真”的特性,既能唤起对现实世界的想象,又能够保留作为独立世界的自足性。而2020年《吞噬》的展览,则聚焦于现实世界,减弱“仿真”的虚构隐喻,这也许和他近年对现实社会更加深刻的体会和认识有所关联。

47APlJMUR9trcEnYAQM4sGJO4fXfABSzxFD6JspF.jpg

黄戈/Huang Ge 大剧院尾幕/Curtain of Grand Theatre 布面油画/Oil on canvas 120×150cm 2018

虽然常年生活和工作在北京,黄戈还是怀有一种漂泊感,离开北京的念头也长期挥之不去。除了在北京的生活缺乏归宿感,还有就是,黄戈始终对外界和新鲜事物充满向往,他经常骑车、开车去往南北各地。《吞噬》展览里的作品,黄戈绘制的场景都是毫无个性的,而且由于都是现实中的场景,它们往往给人以似曾相似的感觉。同时,黄戈在画中统一使用的冷漠色彩,更是强化了场景的个性全无,色彩的冷漠带来场景的冷漠,它们均属于漂泊无根的状态,画面颇具心理效应。关于冷漠的色彩或安静的灰色调,黄戈自己曾谈起:“每个人擅长的东西都不一样,也许有的人画面内容很丰富,有的人画面色彩很鲜艳,有的人画面视觉效果很具张力,也许这些都不是我擅长的,我能做的就是满足自己内心的需求,不愿意让画面再重复出现同一形象,所以新的画几乎每一张画都是不一样的,看起来都貌似毫无关联,唯一看起来还有点相似的就是那安静的灰色调。”从黄戈以往的作品来看,他也能画出色彩鲜艳的画面,但他的鲜艳不是那种过于浮浅的鲜艳,其鲜艳里总带有一种沉着或深重。黄戈自己意识到,鲜艳对他来说,总是有些勉强。问题在于他为什么选择灰色调,我认为核心在于对社会中存在的却不可见的吞噬力量之展现。

当代人对当代社会的功能和运作方式所知不多,由于我们不是决策者,我们不知道、也不需要是谁拥有吞噬的力量,决策者的目标是什么,我们需要深究的是:社会是如何被某种力量吞噬的,在吞噬力量真实有效的社会现实结构里,吞噬是如何以各种形象出现的;吞噬的对象和应用领域如何显现,并直接作用于我们的;在规定我们的存在和肉身的种种姿势,以及行为表现的过程中,吞噬的力量是怎样达成的;谁在替我们决定我们的行为和不得已的选择,谁在阻止我们做这件事情,又在诱导我们去做另外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是什么力量迫使我们居住和生存在某一处,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诱导我们去往其它地方。黄戈近年的画作,最核心的正是以上诸多隐形却又实际的社会问题,我把该力量的施展过程称之为“吞噬”。黄戈始终关注社会,他对自己从事艺术的态度,定位非常明确,他认为“艺术及艺术家的价值在于精神上的独立,道德良知与责任感,在于敏感地触及社会问题的神经末梢,并用个人的视觉语言方式提供一份视觉方案,这是我对艺术的态度。”或许,艺术在社会的吞噬力面前,显得无能为力,黄戈在力所能及的责任范围内提供的视觉方案,并不是要解决任何社会问题,而是以视觉的方式提供观察世界的不同角度,作为个人化的创造,艺术总是另外一种觉醒的力量,是一种与沉睡进行艰难决裂的行动。

JcCU5WjyBnZ3ZoNSnjBaNaQ8AhrRA4yeMTgYh0hg.jpg

吞噬 ——黄戈油画展

展览机构:北京虹墙画廊

展览开幕时间:2020年9月26日下午15:00

展览时间:2020年9月26日- 2020年11月8日

责任编辑:张茜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