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宋札典范耀目 傅抱石史诗级精品惊艳…先于北京,嘉德携力作引爆杭州!
2020-11-19 10:24

摘要:中国嘉德2020秋季精品展·杭州站现场24年前,纽约佳士得拍场上,一批张葱玉所藏宋元信札和诗牍的现身曾震惊全球。最终不仅全部成交,更有部分被国际知名公立博物馆所藏。私人宝藏部分后续每逢再入拍场,均引发极大关注,最典型者便是曾巩的《局事帖》。其三次现身,最终在中国嘉德2016春拍中以2.07亿元成交,…

SDLdwaQuiqW1kCUBG2Lgd25YyVwkd4bEfZA71Ewv.jpg

OupeObWQjC0GUNrdGrmjn5lGWhwXHnL5pDXrCnVI.jpg

中国嘉德 2020 秋季精品展·杭州站现场

24年前,纽约佳士得拍场上,一批张葱玉所藏宋元信札和诗牍的现身曾震惊全球。最终不仅全部成交,更有部分被国际知名公立博物馆所藏。私人宝藏部分后续每逢再入拍场,均引发极大关注,最典型者便是曾巩的《局事帖》。其三次现身,最终在中国嘉德2016春拍中以2.07亿元成交,创造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也刷新了当时中国书法作品拍卖纪录。

24年后,那场拍卖中的又一件宋代书札惊喜现身了,同样是在中国嘉德,福地同享。

为什么张葱玉的藏品那么引人关注?

因为这个人实在是不简单。

此人有钱有眼光有人脉有机缘,不仅是民国时代上海滩最有名的富三代,更是书画圈识见最广的玩家,拥有顶级藏友圈。他的收藏名单现在看简直不可思议:唐朝张萱《唐后行从图轴》,周肪《戏婴卷》,宋朝易元吉《獐猿图卷》,金代刘元《司马犹梦苏小图卷》,宋朝无款《百牛图》,颜真卿《竹山联句》,欧阳修《灼艾帖》,元初钱舜举《八花图》,米芾手书真迹及宋拓《兰亭序》等。

所以,尽管年龄比庞莱臣、吴湖帆、张大千等要小一大截,但1930年左右张葱玉就与庞、吴、张等齐名。超一流的鉴识水平和影响使“张葱玉所藏”成为藏界重要评判标准。

那眼光如此毒辣的张葱玉又为何会收藏这件书札?

rUIeiNKSyX34fF6DbCJYUm6If6tZZSICiOoEKGYA.jpg

先看看这件东西是谁写的。

此件书札的书写者是宋代的朱敦儒。别看他现在的国民度不高,但在当时可是备受高层认可的精英人士,此人出身当朝知名朱氏家族,资源优异,本人则文韬武略,写字画画写诗作词无一不精,只不过性格有些清高。朱熹认为他楷书十分耐看,“精妙醇古,近世楷法”邓椿在《画继》中对他的画评价甚高。

那这件书札写的是什么呢?

全文不长可录之:

敦儒再拜:益谦提宫郎中亲友。暌索岁月如此,彼此患难之余,徒勤怀想。夏暑方盛,伏惟尊履万祺。敦儒昨蒙误恩,今已到官。力小任重,增以愧惧。才到,尘劳纷集,应接不暇,神疲力勚,如沉浮波浪中,不知身之为谁也。拨冗作启,不展万一。昨晚次一到三衢,款晤有期,唯冀尽珍重理。不宣。敦儒再拜上,益谦郎中亲友坐下。十四日。

3ye1gNmQnJsjiysCcpp9B0TKbuVqPmBEHkcqSRLq.jpg

朱敦儒(1081-1159) 

暌索帖 

册片 水墨纸本 34.5×46.2 cm

看,这份书札上并没有写明落笔年款,末尾只有“十四”二字。那么,究竟是哪一年的哪一月的“十四日”呢?幸好,近数十年研究朱敦儒的学者很多,有几位还撰写了他的简明年谱,对朱敦儒的生平特别是在南宋初踏入仕途的任职经历多有较详明一致的记载。更可喜的是,这件信札本身就包含了很多信息,如“夏暑方盛”、“今已到官”、“昨晚次一到三衢”等,都是关键信息,再与他的年表、朋友圈、诗词内容等对应,便可推论出此札应写于“绍兴十五年六月十四日”,这一年,朱敦儒六十五岁。

那他写给的“益谦”又是谁呢?

这个人就更难查了,中国嘉德通过县志、石刻、文献等,以及同时期交往的词人文集等,大体推论出此人或为“范益谦”,是当时范氏家族的后人。

emxWIZxsjIXgIAFeOyYP0XiLpvhsecnRRZ2VsUr8.jpg

7YvMPDBRg00O5TRH1AKy1qpo79t0UtlF1se6lx0A.jpg

中国嘉德 2020 秋季精品展·杭州站现场

其实,在这件书札未面世之前,大众对朱敦儒的了解算不上全面。中国嘉德有缘得遇后,做了丰富的工作,经详细资料汇总与整理,目前可知:朱敦儒的画不见,诗词留有260余首,书法目前流世四件。其中小楷墨迹存世仅一件,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写在定武兰亭拓本后的题跋。传世过程中罹火灾已残缺,只存十九字。行草书三件,一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尘劳帖》,二是上海博物馆藏米友仁《潇湘图卷》后的题跋,第三件就是今日面世的《暌索帖》。三件中,《暌索帖》十二行一百二十八字,楷行相杂偶带草意,用墨乌黑如漆,神采奕奕。张葱玉自认它比《尘劳帖》更精彩。其实,它兼具其他几件书法的特点与优长,不仅是朱敦儒墨迹中书写最为精彩的一件,更是尺幅最大、字数最多、面貌最典型的一件。

还有落款,仔细看,“敦”字都用自造的简体,几乎一笔而成,写得极小极怪,很难辨认。他人造不出,也摹不像。“儒”字左右笔画挤得很紧,写得却大,与“敦”字组成一个宝塔形。这些签名,仿佛是一个固定的花押,一模一样。这类信息的发掘也使得这件书札为后人研究宋代文人的相关史料提供了重要的文献意义。

故而,这件有较准确时间和明确人物,讲述了一段文人为官心境的宋代书札,在名家递藏的和市场喜好的加持下,成为朱敦儒目前在世最重要的一件作品,对藏家而言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傅画徐题世所罕见

2wEBoYlUZrmdIo9BaIzQL83X4xoUKQMZQw5DC8Pp.jpg

除博物馆级的《暌索帖》,中国嘉德这次还带来了一件极为罕见的《大涤草堂图》。

bjsrutjK5gXWXRCvmH3M8grNQArPDFPHWrKv8F4O.jpg

傅抱石(1904-1965) 

大涤草堂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42 年作

傅抱石绘本幅:84.5×58.5 cm

徐悲鸿题诗堂:23×58.5 cm

这件作品由傅抱石绘,徐悲鸿题,图文相应,文质彬彬。傅抱石所画树木气势撼人,顶天立地之姿中又见水墨淋漓之态。草堂掩映,石涛静立,用笔娴熟又见精谨洗练,再加上题识与跋文的相互印衬,故既可件傅抱石的功力、他对石涛的尊重,又能感受到他与徐悲鸿的友谊,且著录出版甚多,国民度极高,堪称傅抱石平生第一力作,是其一生的能量源泉。

研究傅抱石,《大涤草堂图》永远是绕不过去的经典。

PJyzfRa0I7RRJhTEwgscXhddc0DEAJQy1GBaIwTq.jpg

rDF7tn22N4WnjSNJHGSGjqB9NkpKEPMFD4YIvsTB.jpg

uVnnCRaH8TRSiMxx87KhuRrBz9nYEIlAtCxHxJ3I.jpg

PHom11wuJ1G0Ynws03rjzucpV0DU3fhCnpv6FPBN.jpg

HNabgMRB2PNf5u7RPdc8Ea8n0sKOGQcTUgcwkGjq.jpg

中国嘉德 2020 秋季精品展·杭州站现场

11 月 18 日至 19 日,中国嘉德 2020 秋季拍卖会精品展走进杭州,于城中香格里拉大酒店二层呈现为期两天的视觉盛宴。重磅珍品包括中国书画、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瓷器及古董珍玩、古典家具及工艺品、古籍善本、名人手迹、邮品钱币、珠宝翡翠、佳酿臻茗等各门类,将抢先亮相……诸多馆藏级别的顶尖艺术品将联袂登场。

4Ppcw8QUB3afjctMr07U1Z8OwR0D63fiyNB4v3bt.jpg

朱耷(1626-1705) 

山水花鸟书法册 

册页(十七开)

水墨纸本 29.0×22.0 cm(每幅)

X2ZLgy07dLNhoJs0z1UiaLIIsklFnxQX2qXAlrcu.jpg

王翚(1632-1717)惜竹爱松图 

手卷 设色纸本

甲午(1714 年)作

24.0×234.5 cm

sC9LBEYZ6ojUxGjWIfESFK8VpHtOKexf0yEYvgPL.jpg

齐白石(1864-1957) 

致杨度工笔花虫册 

镜心 设色绢本

辛酉(1921 年)作

24×32.5 cm(每幅)

9aMtrdL2PSwrx1JvWeHDHBAKCfPq5mL2HCG6dU2G.jpg

吴昌硕(1844-1927) 

致三多花卉册 

册页(四开八页)

设色纸本 27×32 cm(每幅)

除朱敦儒《睽索帖》、傅抱石《大涤草堂图》外,还有浙江遂安詹氏旧藏南宋詹仪之告身;吴昌硕难得一见之佳笔,老舍、胡絜青伉俪旧藏《致三多花卉册》;齐白石赠同乡力作,早年匠心独运之笔《致杨度工笔花虫册》;宋元明清古代书画臻品;中国现代油画艺术与当代艺术力量的璀璨荟聚;明清宫廷御制瓷器,玉器、佛像、紫砂及古董珍玩;古典家具、传世古琴、国石篆刻及名家印谱、佳椠善拓;罕见珍邮、金银雅玩、瑰丽珠宝首饰、顶级天然翡翠;更有国酿醇香的“铁盖”茅台,陈年普洱与茗茶等。

MVVeIfIzBTXZohmp7KZy2bQJu8rdT2t80rQotIrA.jpg

3c0sagIak9ZV5qyGUkLggDC6pzUA3yEYAZ8to4sq.jpg

责任编辑:张茜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