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热词: 一带一路 十九大 聚焦两会
  • 上 证 指 数:3170.69
  • 深 证 成 指:10348.41
  • 人民币汇率:6.8830
  • 国 际 金 价:1284.45

“一带一路” 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秉持“中国金融门户网站”的定位...
“新丝路经济带”金融网络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市...
皇台酒业多次卡点保壳 大股东“输血”恐难重振白酒主业
2021-01-04 11:20

摘要:在白酒板块的狂欢下,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在退市1年多后重现A股,一度引发市场热捧。

在白酒板块的狂欢下,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皇台酒业",000995.SZ)在退市1年多后重现A股,一度引发市场热捧。

因恢复交易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该股于12月16日开盘后曾两度触发临停,股价当日收涨314.99%。不过随后皇台酒业便开始大幅震荡,在涨停与跌停之间折腾。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皇台酒业收报31.9元/股 ,自2019年停盘以来已经涨了334%。

对此,皇台酒业也发布了《股价异常波动公告》等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仍存在行业竞争、资产受限、控制权不稳定、股民诉讼等诸多风险。

盛达入主力挽狂澜

回溯皇台酒业最近一次被暂停上市的历程,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连续亏损,且2017年、2018年经期末净资产连续为负值,2019年5月13日起,公司便被深交所暂停上市。

在退市前1个月,盛达集团入主皇台酒业,并进行了债务转移、无偿资产注入及提供无息贷款等一系列操作,最终使其"起死回生"。2019年年底,盛达集团将一家净资产1.39亿元的子公司赠予皇台酒业,使其满足了恢复上市的必要条件。

为使皇台酒业恢复主业,盛达集团曾携伴向皇台酒业采购大量白酒。《投资者网》梳理发现,盛达集团及其关联方曾累计向皇台酒业采购510.82万元,成为其最大客户。在皇台停牌一年后,盛达的实控人赵满堂先后喊出"重塑西部茅台"、"重归白酒主业"的口号。

尽管在大股东的输血下皇台酒业能够暂松口气,但其资金链仍然很紧张。截至2020年三季末,皇台酒业有息负债高达7862万元,应付利息就高达2009万元,而其货币资金仅有427.6万元。同时,其经营现金流自2017年起也大幅下滑,且一直为负值。

近期,皇台酒业再度向盛达集团借款3000万元。根据相关公告,该笔借款为无息借款,无固定借款期限,不存在其他费用,亦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担保。

对于此次更换实控人对公司股价带来的影响,市场资深人士分析,一是皇台有望重回酒类主业;二是作为当地富豪,赵满堂除了拥有一家上市公司,还是甘肃省工商联副主席,在当地商界有一定影响力。这或为皇台酒业带来一定帮助。

多次替换实控人卡点"保壳"

据悉,皇台酒业目前的大股东盛达集团前身可以追溯至1992年成立的天水金都实业公司,业务涵盖资产管理、金融投资等,而白酒业务并不在其经营范围内。《投资者网》通过天眼查发现,其实控人赵满堂所任职企业共58家,共担任50家公司高管,同时也是17家公司的股东。

据相关媒体报道,近期皇台酒业多次公开活动都有赵满堂父子或盛达系高管的身影。而对于盛达入股后能否带动公司白酒业务的发展,曾致电皇台酒业董秘办公室电话并发送调研函,不过电话并未接通,截至发稿也未有回复。

皇台酒业作为甘肃武威第一家上市公司,2000年8月就已登陆资本市场,比贵州茅台还要早一年。纵观皇台酒业20年的上市史,先后换了5个实际控制人,曾历经四次ST。

与同行酒企的业绩相比,皇台酒业可谓"掉队"严重,营收一直徘徊在1亿左右,并分别于2002至2003年、2007至2008年、2013至2014年、2016至2018年出现净利润连续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每次面临退市之前,都会出现新的实控人"接盘"。2003年,公司及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创始人张景发曾让儿子张力鑫通过公司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隐秘入股,公司的前任大股东北京鼎泰亨便为张力鑫所控。

2008年,张力鑫又以2亿元将鼎泰亨持有的19.6%皇台酒业股份出售给上海厚丰投资,此举也被外界指责是私有化的表现。2015年,上海厚丰易主,新疆润信通以1亿元左右的代价成为公司第四任控股股东,其董事长沈巍疑为德隆系旧部。

相比之下,盛达集团在2019年仅斥资5000万元便拿下了皇台酒业控制权,其价格较2015年、2008年时大幅缩水。而该笔交易之所以能达成则主要依靠二股东皇台商贸委托表决权。

 "内乱"待解主业难振

遗憾的是,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公司的大股东如何更换,其与二股东之间的矛盾恐怕都难以调和。也正因此,无论是创始人张景发、张力鑫父子,还是背景深厚、任职数年的卢鸿毅,以及后来被称为"德隆系"的胡振平,都没能使皇台酒业走向辉煌。

在卢鸿毅任职董事长期间,皇台酒业更是问题频出,曾被查出虚增营业收入、虚增亿元库存,也因此被称为"獐子岛第二"。或为自救,公司也曾展开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如跨界种番茄、做游戏、进军教育产业、数次发增发预案、五次并购重组等,但均已失败告终。

此前由于经营不善,皇台酒业还曾计划将其白酒、红酒主业主要出售给旗下子公司。今年以来,白酒行业红利频出,一线名酒如贵州茅台、五粮液等强势扩张收割,而本土品牌中诸如金徽酒、西凤酒、伊力特等也均在不断下沉市场,使得皇台酒业想要恢复主业更显得难上加难。

从近3年皇台酒业省内业绩来看, 2017年至2019年,其省内市场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42亿元、0.19亿元、0.59亿元,占总营收的88.43%、75.22%以及59.1%;而另一家甘肃酒企金徽酒2019年省内营业收入为14.1亿元,占总营收的86.29%,其体量也远超皇台酒业。

据经销商透露,目前在甘肃市场上都很难看见皇台酒的身影。 "相比华东市场,西北市场容量较小,但依然竞争激烈。一旦停下,再想做起来就很困难。所以皇台酒想要在本土立足不容易。"

对此,曾询问皇台酒业销售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其表示,除了线下店,消费者在天猫、京东等电商渠道均可以购买白酒,打电话给官网也可以订购白酒。对于最近是否会对白酒进行提价,该人士称,已经有两款高端白酒涨价了。

目前来看,皇台酒业主业已有恢复之势,至于未来皇台酒业究竟能否顺利解决一系列的棘手问题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张茜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互动留言板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陕)字第011号   备案号:陕ICP备17004592号    法律顾问: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西出版传媒集团报刊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